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工商新闻 > 工商新闻

一部手机搞垮上市公司,让星巴克一天损失1000万

时间:2019-08-13 15:38来源:上海誉胜注册公司 作者:管理员
现在有这样一种职业: 不用996、不需要什么特殊技能、基本没有成本,就轻松年入百万 ! 他们就是趴在互联网上,随时等着大薅特薅的羊毛党。 以前的羊毛党是 每天在淘宝、京东找

现在有这样一种职业:

不用996、不需要什么特殊技能、基本没有成本,就轻松年入百万 !

他们就是趴在互联网上,随时等着大薅特薅的羊毛党。

以前的羊毛党是 每天在淘宝、京东找优惠券 ,在微信群、qq群发各种链接的 占小便宜;

后来他们开始钻各种APP的空子,然后将平台领取的福利, 通过充Q币或话费的方式迅速变现;

而高级的羊毛党甚至有能力对投入十亿级别的上市公司发起进攻, 能撸垮上市公司,使其半年亏10亿。

视吧16年底,净损10亿元

如今,国内的羊毛党已经形成了利润丰厚、组织严密、组织化程度极高的灰产组织。

1

比彩票还赚钱

农村小伙靠抽奖就能月入十万

薅上一天,够吃一年,这是在羊毛党中广泛流传的一句口头禅!

看上去简单的抢打折商品、小额优惠券,但是到了羊毛党手里,就是一门可以发家致富的“手艺”。

像去年12月的“星巴克薅羊毛事件”,在星巴克当天上线的“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”营销活动中,用户只要有一个新手机号,就可以兑换一张咖啡券。

羊毛党们利用大量手机号注册星巴克App的虚假账号,领取活动优惠券,一个羊毛党可以领十几杯免费咖啡。

短短一天半时间,星巴克损失可能达1000万元。

这种羊毛党,在微信群、qq群、和赚钱吧里获得消息,会抓住一切新人优惠,包括线下餐厅会员注册、大型商场优惠券、超市促销领产品等等。

通过这种号多、参加的活动多、有活动经验,他们的哪怕抽奖,中奖率是一般人的200倍, 一人一天最多可以赚五六千 。

不过这种水平,在羊毛党里只能算是小角色,厉害点的都会去捞“大鱼”。

像今年1月份的拼多多事件,羊毛党们发现拼多多系统有漏洞,用户可以随意领取100元无门槛抵用券,并且使用次数不受限制。

于是被羊毛党们大薅特薅,网传损失高达200亿。

这些羊毛党们紧盯那些平台上的活动和折扣,通过群聊人数的优势,对一些有明显热度的产品 进行垄断 ,并通过体量庞大的注册号在平台上 持续刷单 。

他们以前曾混迹YY、淘宝、Uber等平台上刷单,也曾薅过美团、饿了么等外卖平台。

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羊毛党们的薅羊毛手法也在进阶。

“高级的羊毛党”,可以真正做到了 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几乎零成本 。

像今年3月份,知名自媒体三表龙门阵写了篇文章,自述企鹅号被盗经历,一名叫露露的河南女子,用他的号平均每天发五篇娱乐八卦文章, 六十天收益高达万,最高一篇文章分了万。

他们通过洗稿、倒卖知识付费课程的方式,薅着自媒体平台的羊毛,背后甚至能够形成“做号集团”。

一般文章阅读量越高,补贴就越多,他们会对“文章质量”严格把控。

一篇文章阅读量过百万,广告分成+补贴,收益多的上万元。据新榜报道,30人的做号集团,一个月平台分成700多万。

到了网贷兴起时代,羊毛更加丰厚,一些羊毛党中的大牛,也迎来黄金时期。

他们利用P2P借贷“黑吃黑”, 月入十万是基础, 有些小平台,会直接被薅干。

例如之前一个平台“晋商贷”,只要注册后就可以抽奖,最少100元,多则600到800元,只需要随意找个短期的产品投资一周,就能把奖金取现,借贷平台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只需要买一张电话卡,养卡半年,一次性下载几百个网贷App,挨个贷款,贷完后立马剪卡,从此人间蒸发。

被催债?

不存在的! 他们开发了防爆软件 ,只要输入手机号、身份证号和贷款平台名称,平台的催收座机就会被拦截。

羊毛党这么有恃无恐的薅羊毛就不怕被盘吗?

2

你的微信号在黑市卖8块

转手就能赚两万

千万不要以为那些日入过万的羊毛党是谁想做就能做的,他们早就形成了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黑色产业链。

首先,我们都会好奇,我们使劲发动家族群,也就能收集七八个手机号,那些羊毛党 动不动就有成百上千个手机号、微信号到底是哪来的?

他们背后有专门利用注册机和猫池批量生产各种账号,简单设置并运作一段时间,洗成一个个待使用的“白号”卖给有需求的人们。

猫池是一种可同时支持多张手机卡的设备

除了提供手机号,还可以制作各种自动、半自动的黑产工具,比如 自动注册机、刷单自动机 等,大大增加了羊毛党的操作效率。

这就是他们的上游和前端,也是他们的技术支持团队,专门从事“做号”、“养号”的工作。

像拼多多事件中,本应限领一次的优惠券,羊毛党N张手机黑卡同时作业,便可以批量盗取。

手机分控,图片采集于网络,非作者拍摄

那么有了这些手机号,是怎么到羊毛党手里的呢?

这就要靠羊毛党的中端桥梁,他们是活动的组织和运营平台,有严密的组织。

卡商们养的手机号码和验证码、黑客在地下社工库找到一些用户数据,或直接从各大平台窃取用户信息,都可以在中端平台上公开售卖。 据称,现在黑市有200多万的用户数据流通。

除了手机号,微信号也成了销售对象。

根据《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》公众号发布的黑产市场微信号价格的变化趋势数据,2018年6月, 微信新号的价格8元一个,老号价格70元一个。

图片来源:新京报

下游则利用这些虚假账号和恶意木马等进行欺诈、盗窃、钓鱼、刷单等各种类型的恶意行为,最终达到变现目的。

在下游的大量的‘羊毛党’QQ群,群管理员不断在群里刷新“薅羊毛”的线报,他们会请黑客去‘挖洞’破解平台的活动,除了自己‘薅羊毛’,还会把破解方法在群里兜售,甚至直接免费发布在群里。

数量庞大的羊毛党一般活跃在贴吧、社区、QQ群等社交媒体,发布各种薅羊毛信息, 还形成一套师傅带徒弟的体系,收费从88元到888元不等。

不仅如此,他们在变现和反侦察方面也有一套成熟的经验。

盗取优惠券后,通过手机话费、Q币等虚拟充值 的方式,他们会争取在短时间内迅速转移不当所得。

同时,为了达成‘法不责众’的效果,迅速通过网络和社交群将二维码分享出去,诱导一些普通消费者跟风扫码,并编造谣言混淆视听,试图逃避刑责。

据《第一财经》报道,目前羊毛党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。

为了防止被薅羊毛,互联网公司也使出一些手段,比如短信验证码变成语音验证码,提高技术门槛;用户手机号与手机识别码绑定,一机一码才认定为新用户。

既然有这么多手段,羊毛党为什么还能兴盛不衰?

3

一场集体造假的游戏

羊毛党经久不衰,刀哥认为除了羊毛党本身的组织严谨的产业链,外部环境的纵容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

羊毛党之所以能够发展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除了这其中巨大的利益空间,还有个原因在于, 他们的行为,多数是在企业规则允许范围内打擦边球。

从最开始的线下优惠活动,到电商平台发展,再到自媒体平台、到后来的P2P平台。 他们看似是受害者,但是在流量灰产链条里,很多企业也都“半推半就”,参与其中。

流量竞争,就如一场无人可逃的饥饿游戏,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流量灰产中,被迫狂奔,避免被人猎杀的命运……

短短3年,互联网的 获客成本从几元飙升到数千 ,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甚至上万。

随着平台获客成本越来越高, 一些渠道商为了冲用户量,会请求羊毛党来薅!

像趣头条等APP,打着“看新闻能赚钱”、“随时提现不受限”的噱头,背后就需要羊毛党的量来吸引用户,再依靠点击量变现。

普通用户是用户,羊毛党也是用户,找羊毛党,营销成本低,难度也低。尤其是互联网金融行业,常规获客成本极高,找羊毛党则低得多。

一本财经曾报道,互金公司百万的预算,如果全用羊毛党,只需30-50万,剩下的几十万的利润分成。

羊毛党赚钱,渠道商获利,电商运营完成业绩,从而完成一次三赢的“合作”。

这种看似“良好”的合作关系,暂时降低了成本,但黑产之下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反噬。

羊毛党薅毛、数据造假,流量作弊,繁荣之下,不过是一场集体造假的游戏,行业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中: 刷单找死,不刷等死。

分享到:
注册公司代理|注册上海公司|注册外资公司|注册海外公司|注册公司流程|公司注销|公司变更|代理财务记账|http://www.51companyfinancing.com|SiteMap|
Copyright © 2010-2018 代理注册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15024号-2
Power by DedeCms